它们和泉州一起登上世界遗产名录,每一个都历经沧桑1uv

  • A+
所属分类: 历史人物

原标题:它们和泉州一起登上世界遗产名录,每一个都历经沧桑

2021年7月16日至31日,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在福州市举行,这是中国第二次承办世界遗产大会,也是中国在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领域承办的最高规格的国际会议。24日大会举行委员会全体会议,开始集中审议2020年和2021年两个年度的39个世界遗产提名项目,陆续宣布结果,所有名录增列评定工作将持续至28日。

7月25日,“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成功录入名单,成为又一个中国骄傲和世界地标。在欢庆这一喜讯的同时,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截至目前,和泉州一起上榜的还有哪些世界文化奇景,以及它们经历了怎样的申遗之路。

亚洲:

沙特阿拉伯奈季兰省的希马岩画 (?im Cultural Area)

奈季兰的希马岩画主要位于沙特西南部的干旱山区,处在阿拉伯半岛的一条古老商队路线上,包含了大量描绘狩猎、动植物以及生活方式的岩画,时间跨度长达7000年。

Hima Najran 的文化岩画 Dr Majeed Khan 图

在这里安营扎寨的旅人和军队在不同时期留下了大量的岩画与铭文,一直延续到20世纪末,大部分都保持着原始状态。铭文用不同的文字书写,包括古南阿拉伯文、阿拉姆-纳巴泰文、南阿拉伯文、萨姆得克文、希腊文和阿拉伯文。该地区及其缓冲区还蕴藏着丰富的未发掘考古资源,包括石冢、石构、墓葬、石器及古井等,具有丰富的历史价值。

Hima Najran 的铭文艺术 Med-O-Med 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下简称UNESCO)指出该地也是古代一条沙漠商队重要路线上已知的最古老收费站,此处的Bi’r Hima古井已有逾3000年历史,至今仍是淡水水源。

印度:特伦甘纳邦的卡卡提亚王朝卢德什瓦拉(拉玛帕)神庙(Kakatiya Rudreshwara (Ramappa) Temple)

卢德什瓦拉,俗称拉玛帕神庙,是特伦甘纳邦海得拉巴市东北的帕拉姆佩特村。它是一个由围墙围绕的建筑群中的主要湿婆神庙,建于卡卡提亚王朝(公元1123-1323年)鲁德拉德瓦(Rudradeva)和鲁德拉(Recharla Rudra)统治时期。

这座砂岩神庙始建于公元1213年,据信施工持续了约40年。它亮眼之处是由花岗岩和大理岩雕刻而成的梁柱,和一个独特的、金字塔形状的屋顶塔(水平阶梯塔)。塔由被称为“浮砖”的轻质多孔砖搭建而成,从而减轻了屋顶结构的重量。

卢德什瓦拉(拉玛帕)神庙 wiki 图

UNESCO认为拉玛帕神庙的雕塑具有很高艺术水准,形象地展示了当地的舞蹈习俗及卡卡提亚文化。神庙位于林木茂盛的山丘和农田之中,靠近拉玛帕湖(卡卡提亚时期建造的水库), 建筑环境的选择遵循达摩经文中的思想和实践,即神庙的建造应成为包括山丘、森林、泉水、溪流、湖泊、集水区和农田在内的自然环境的组成部分。

据印度地方数字媒体thenewsminute介绍,该神庙于2019年就曾进入UNESCO的世界遗产评审,受新冠疫情影响,审核过程被延期。据说当时挪威提出反对该项目申遗的意见,但俄罗斯等国则予以支持。

此次登录名册后,一位在神庙担任了17年的导游G Vijay无比激动,在媒体采访中他表示有了这份荣誉后,神庙能获得UNESCO的资金支持,有助于建筑的进一步维护和修缮。

伊朗:纵贯铁路 (Trans-Iranian Railway)

伊朗纵贯铁路始建于1927年,全长1394公里,联通了伊朗东北部的里海和西南部的波斯湾,穿越2座山脉以及众多河流、高原、森林和平原,跨4个气候区。

该项目由伊朗政府与来自其他多国43家建筑承包商合作设计,耗时11年完成。这条铁路以其规模和克服陡峭路线和其他困难所需的工程而闻名。崎岖的地形导致铺设工作涉及多处大规模山体切割,以及建造174座大型桥梁、186座小型桥梁和224条隧道,其中包括11条螺旋隧道。与大多数早期铁路项目不同,伊朗纵贯铁路的建设资金来源于国家税收,以避免外国投资和控制。

伊朗纵贯铁路 wiki 图

2017年底,伊朗纵贯铁路的档案就已提交至UNESCO小组,2018年经专家要求,伊朗方面还补充更新了文件,次年10月,联合国专家到访伊朗表示了对纵贯铁路申遗的支持。

今年荣登名录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铁路公司首席执行官赛义德拉苏利 (Saeid Rasouli) 称赞这是伊朗交通部门的一项伟大成就,为该国的旅游业创造了宝贵的机会。

欧洲

欧洲温泉疗养胜地 (The Great Spa Towns of Europe)

欧洲温泉疗养胜地是一个跨境遗产地,由奥地利、比利时、捷克、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联合申报,包含7国的11个城镇:巴登(奥地利)、斯帕(比利时)、弗朗齐谢克(捷克)、卡罗维发利(捷克)、玛丽安斯凯(捷克)、维希(法国)、巴特埃姆斯(德国)、巴登-巴登(德国)、巴特基辛根(德国)、蒙泰卡蒂尼泰尔梅(意大利)、巴斯(英国)。

捷克 玛丽亚温泉市 温泉柱廊 unesco/ Ladislav Renner 图

巴斯市 罗马大浴场和修道院 unesco/Colin Hawkins图

早在2012年,申请国就开始合作,共同筹备提案,2019年1月,该项目被列入了世界遗产的提名。

这个雄心勃勃的“抱团”项目突出了欧洲独特的水疗文化及建筑的重要性和价值。所有小镇都以天然矿物质水源而蓬勃发展,见证了18世纪初到20世纪30年代蓬勃的欧洲温泉疗养热潮,催生了一批大型国际化温泉度假村。同时,温泉疗养馆、温泉大厅(专门用于理疗的房屋)、泵房、饮水厅、柱廊和地道等多元温泉建筑群也影响了温泉城镇的空间布局及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些都融入市镇整体格局,造就一个个在如画的景观中精心管理的休闲和治疗环境。UNESCO评价这些疗养胜地展示了人类价值观与医学、科学和浴疗学发展的重要交流。

法国科尔杜昂灯塔(Cordouan Lighthouse )

科尔杜昂灯塔耸立在大西洋中吉伦特河口的一块礁石平台上,其所处环境高度暴露且十分恶劣, 人们只有在天气好的时候才能从海岸线看到。

法国科尔杜昂灯塔 news.in-24.com 图

该灯塔久负盛名,因为它是法国最古老的有人居住的灯塔。

灯塔于16和17世纪之交以白色石灰石砌成,由工程师德福瓦(Louis de Foix)设计。在18世纪末,工程师特莱尔(Joseph Teulre)主持了改造工作。灯塔塔身饰有壁柱、立柱托饰和滴水嘴,是海事通信的杰作。灯塔建造者意欲延续古代著名灯塔的传统,在灯塔作为重要领土标志和安全工具的新航海时期,展示出卓越的灯塔建筑艺术。18世纪末,灯塔加高和照明设备的更换,展示了这一时期科学技术的进步。其建筑形式借鉴了古代范式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主义,以及路桥学院特定的建筑语言。

灯塔里的小教堂 fr.aleteia.org 图

法国人还将它昵称为“灯塔之王”,以纪念其悠久的历史和皇室关系。它出现在1862年法国编制的历史古迹清单中,由国王亨利三世计划,国王亨利四世建造,并由路易十六进一步加强。塔中有一个“国王的房间”,尽管从来没有国王去过。

据法国媒体The Connexion报道,2016年,由于得到了法国国家的支持和超过13000名当地人签署的请愿书,该项目开始进行申遗,2019年灯塔还进行了翻新,耗资200万欧元。如今法国人的梦想成真,而科尔杜昂灯塔也成为了西班牙大力神塔(Tower of Hercules)之后被列入名单的第二座灯塔。

德国达姆施塔特的玛蒂尔德高地 (Mathildenhhe Darmstadt)

在德国中西部达姆施塔特市的制高点玛蒂尔德高地,有一个达姆施塔特艺术家村,它由黑森大公路德维希(Ernst Ludwig)创建于1897年,是当时建筑、艺术和手工艺领域新兴改革运动的中心。

达姆施塔特艺术家村 Mathildenhhe Darmstadt官网图

这里的建筑由其艺术家成员设计,用作实验性的早期现代主义生活和工作环境。随着在1901、1904、1908和1914年接连举办的国际展览,艺术村不断扩张。如今,早期的现代建筑、城市规划和景观设计都在这里留下了印迹,所有这些都受到了工艺美术运动和维也纳分离派的影响。

该遗产地包含2个组成部分,共23处遗产点。第一部分为婚礼塔(1908年)、展览厅(1908年)、梧桐林(1833年,1904-14年)、抹大拉的玛丽亚俄罗斯小教堂(1897-99年)、百合池、戈特弗里德?施瓦布纪念雕塑(1905年)、凉棚与花园(1914年)、“天鹅殿”凉亭(1914年)、恩斯特?路德维希喷泉,以及为达姆施塔特艺术家村和国际展览而建造的13处艺术家住宅与工作室。第二部分是为1904年展览建造的、由3部分组成的建筑群。

梧桐林 Flickr/Picasa 图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使团曾到访达姆施塔特艺术家村,并讨论了德国和国际为保护和保存文化产品和世界遗产所做的努力,但该项目的申遗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据《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消息,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以下简称ICOMOS,编注:作为顾问和专家支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并监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公约的履行)在今年早些时候推迟将达姆施塔特艺术家村纳入候选名单,原因并不是其艺术和历史价值,而是该地区计划建造的全新游客中心处于专家们认为的核心区,可能会对历史建筑带来破坏。后来,达姆施塔特市做出了调整,并保证调整后的方案将完全按照UNESCO的规范落实。巴西、挪威和其他国家的代表随即表态,支持将这一项目,最终也说服了ICOMOS的专家,历经波折后,德国黑森州拥有了第七个世界遗产。

意大利,绘画之都帕多瓦,乔托的斯克洛维尼礼拜堂及帕多瓦14世纪壁画群 (Padua’s fourteenth-century fresco cycles)

随着这一项目的成功,意大利世界遗产数量增至57项,目前居世界第一。

该遗产地由8个分布在帕多瓦老城区内的宗教和世俗建筑群组成,这里有多位艺黄金交叉术家在1302-1397年之间为不同类型的赞助人在不同功能的建筑内创作的大量壁画。

有意思的是,帕多瓦壁画群在风格和内容上保持了统一性,其中包括乔托(Giotto)在斯克洛维尼礼拜堂绘制的壁画(被认为是壁画史上革命性发展的开端),以及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如阿珀的瓜里恩托、梅纳博伊的朱斯托、泽维奥的阿尔泰基耶罗、维罗纳的阿万齐和雅各布。UNESCO表示,这些壁画共同展现了14世纪壁画艺术是如何随着新的创作动力和对空间表现的理解而发展的。

乔托在斯克洛维尼礼拜堂绘制的壁画 afar.com图

它也是意大利在2020年申请的唯一一个遗产地。受疫情影响,世界遗产评审会议延迟,去年5月,ICOMOS还给予了大力的支持,提议将十四世纪的壁画群直接登记在世界遗产名录中,并指明了登记的具体标准。

“由于大流行,我们不得不多等一年才能获得这项认可,但在宣布这一消息时我满怀激动”,威尼斯城市市长塞尔吉奥乔尔达尼(Sergio Giordani)说:“(荣誉)充分认可了这座城市在艺术史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也是对我们成功地提出一系列建筑群申报的果敢直觉和坚定勇气,还有对团队每一位成员,这些杰作的建筑物和纪念性建筑群的拥有者,大家齐心努力的一次肯定”。

西班牙:普拉多大道和丽池公园,艺术与科学的景观之地(Paseo del Prado and Buen Retiro, a landscape of Arts and Sciences)

这个占地200公顷的文化景观位于马德里的城市中心,自西班牙式林荫大道的原型普拉多大道于16世纪落成以来不断发展。

大道的特色是大型喷泉(尤其是大地女神喷泉和海神喷泉),以及被知名建筑环绕的城市地标大地女神广场。

普拉多大道

海神喷泉 miviaje 图

该遗产地体现了18世纪开明专制主义时期对城市空间和发展的新理念,艺术和科学领域的建筑与工业、医疗保健和研究用途的建筑相得益彰,共同阐释了西班牙帝国鼎盛时期人们对乌托邦社会的渴望。

面积120公顷的丽池花园是建于17世纪的布恩丽池宫的遗迹,是该遗产区最大的组成部分,展示了从19世纪至今的多种园林风格。遗产地还包含错落有致的皇家植物园和多为民居的耶罗尼姆斯街区,那里有丰富多样的19-20世纪建筑,其中也包括文化场所。

丽池花园 lonelyplanet 图

早在1992年,西班牙就寻求机会将该项目申请候选,但没能走到最后。2014年,前马德里市长安娜博泰拉的领导下,再次开始为申遗努力,并得到了她的继任者、左翼阿霍拉马德里党的曼努埃拉卡梅纳的支持。2019年10月,仅有一名UNESCO顾问曾到访该地。

今年投票前,ICOMOS仍强烈地反对将普拉多大道和丽池公园视为遗产地,并建议将后者排除在候选名单外,他们给出的解释是“没有将两者配对的‘历史依据’”。

这一想法遭到西班牙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使安德烈斯佩雷洛(Andrs Perell)的强烈反对,他说:“他们要我们做的就像是从马德里挖掉一个肺。 El Prado和El Retiro是一个幸福的结合,他们的联姻已经超过三个世纪。”

ICOMOS 的报告还谴责了该遗址周围的空气污染。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马德里市政厅表示计划根据马德里360倡议减少汽车交通,其中包括将 48 条街道的10公里变成步行区。

今年大会审议会议召开,并在马德里埃尔普拉多博物馆进行现场直播,佩雷洛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总了申遗成功的理由:“当人们说‘从马德里到天堂’(编注:西班牙首都的宣传口号)时,我问自己,当天堂已经在马德里时,你为什么还要去天堂。”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