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清风撤回IPO,情趣的资本故事为何讲不通?序

  • A+
所属分类: 历史人物

原标题:醉清风撤回IPO,情趣的资本故事为何讲不通?

冲击中国 A 股创业板情趣第一股的醉清风,撤回了上市申请。

这意味着,醉清风的上市计划折戟了。

在申请登陆创业板时,醉清风就充满了争议。

一是,在上市之前,进行大额分红。仅 2018-2020 年之间,醉清风就分别分红 4435.30 万元、9076.40 万元、1.04 亿元。

其中,醉清风创始人杨昌亮、叶君丽夫妇持有公司 83.43% 的股权,累计分走 2 亿。

而在 2018-2020 年期间,醉清风的净利润总和为 2.71 亿,扣非净利润更是只有 2.09 亿。也就是说,仅分红这一块,杨昌亮和叶君丽夫妇就把醉清风 3 年的净利润差不多给分完了。

二是,根据醉清风自曝,醉清风存在严重的刷单行为。在 2018-2020 年,刷单费用分别为 2413.73 万元、742.67 万元、1494.34 万元,累计刷单 4650.74 万元。

虽然在中国的电商行业中,刷单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但一家依赖于刷单来促进成交的企业,想要登陆 A 股,醉清风算是第一家。

从法律角度来说,刷单是明显扰乱市场的违规行为。刷单本身就是虚假交易,对消www.tjijxe.cn费者进行误导,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同时也违背了公平交易权,是违法行为。

一旦在法律上有瑕疵,醉清风的上市之旅,就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除了上市前大额分红、刷单之外,醉清风还存在 " 发布虚假广告 ",遭到行政处罚的问题。

可以说,醉清风就像青楼的名妓,将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就想上市洗白,可身上还是沾满了违规违法的痕迹。

醉清风撤回上市申请,看起来是主动的,但其实是被动的。因为杨昌亮和叶君丽很清楚,即便不撤回,醉清风也过不了证监会的审查。

就行业本身而言,情趣赛道并不是一个优质赛道。

在中国,情趣行业一直处于地下运作的状态。无论是卖情趣用品的商家,还是买情趣用品的消费者,都噤口不言。

因情趣用品的特殊性,广告法对其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在产品宣传方面,情趣用品有着天然的法律阻碍。在产品和品牌宣传受限的条件下,行业内几乎无法诞生龙头企业。

没有龙头,就没有规模效应。在激烈的竞争中,线上线下的销售渠道,就成了各家企业的核心竞争要素。

像醉清风、春水堂、他趣等中国头部情趣企业,基本都是从渠道商开始逐渐成长起来。可经过十余年的发展,醉清风、春水堂、他趣等企业,仍然是以品牌代理业务为主,仍然只能算是头部渠道商。

在自有品牌的经营上,始终难以超越代理业务。

此次,撤回上市申请的醉清风虽然自营了两个自主品牌,但在 2018-2020 年间,业绩不增反降。代理品牌收入占比,始终居高不下。也就是说,像醉清风这样的头部情趣企业,仍然难以摆脱代理商的身份。

和醉清风相比,春水堂、他趣、爱侣健康、桃花坞等新三板挂牌的老牌情趣企业,近些年来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连年亏损。

同样,即便醉清风能够上市,也难以解决持续盈利的问题。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肖邦

发表评论